Menu

被周杰伦称为“初恋”,清纯赢过刘亦菲,她凭什么是最令人难忘的校园女神?

被周杰伦称为“初恋”,清纯赢过刘亦菲,她凭什么是最令人难忘的校园女神?已关闭评论

最近有部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一直挂在热搜上。

导演刁亦男的黑色与美,胡歌的暴力转型,廖凡一如既往的精湛,甚至是片子里从头到尾的武汉味道……样样都是话题。

但,GiGi却注意到她――女主角桂纶镁

桂纶镁、胡歌为新片拍摄

她在片中饰演一位陪泳女,在底层打转,身份卑贱。

而桂纶镁的演绎,则让这个角色蒙上了一层缥缈美丽的味道。

在娱乐圈流量更迭迅速的时代,桂纶镁的好感度依然高到出奇。豆瓣甚至专门建了一个小组,名字就叫“桂纶镁这样的女孩”

从出道至现在,18年过去了,桂纶镁依然是被众人偏爱的白月光

初恋与青春

记忆中的桂纶镁,几乎等于清新的代名词。

这张图被无数次拿来做头像,代表了好多人的青春:

桂纶镁从小接受的是传统教育,被当作名门淑女来培养,学习芭蕾、练琴。

按照父母给她定的未来规划,她也许会成为一名外交官,或者是新闻主播。

但其实桂纶镁是个有着小小叛逆的女孩。

上高中以后,她就开始和父母的期望脱轨。她逃课,把校服裙子改短,参加热舞社,早恋,还玩Hip-Hop。

有人说她是中国版的苏菲・玛索,光靠一个耳机就让人魂牵梦萦:

最不能忘记她和周杰伦并肩走路的少年样貌,那一年街上的校服外套和牛角扣大衣多到快要泛滥:

其实桂纶镁从来没有代言过奶茶,但是好多人都以为她是被捧在手心里的那个女孩。

她短发是真的好看,也是公认的清新女神,但A起来的时候只想让人尖叫“我可以”:

无论发型多简单,仅仅侧过脸就温柔到极致:

只需要一个眼神,又艳丽又颓靡,浑身上下写着“我很危险”。

可有时候看她剪着狗啃刘海,望着镜头,好像一切都是错觉,依然青涩又倔强:

因为短发太太太好看了,好像很少人记得她长发的模样,其实她的长发一样灵动清雅:

桂纶镁贡献了最美好的青春,成就了无数人的青春。

但很少有人知道,如果当初那趟捷运再早1分钟,她的人生会是另外一个故事。而我们再也看不到桂纶镁版的孟克柔、路小雨――

幸好啊,这个世界没有如果。

偶然与命运

2000年,台北,西门町。

17岁的桂纶镁刚和男友吵完架,臭着脸准备换乘捷运。

有个陌生人拍她肩膀:诶,你要不要做我们的女主角?

搭讪的人是《蓝色大门》的副导演,正为新片演员人选焦头烂额。他笑呵呵地站在桂纶镁面前,活像个江湖骗子。

桂纶镁不知道对面的人是谁,配合着摆了几个表情,笑了两下――眼睛不知道该往哪看,笑起来青涩又尴尬。

她自觉发挥够烂,但是对方一副收获颇丰的样子,还亲切地问了句:有什么话想对导演说?

桂纶镁简直无语,敷衍地留了个手机号就溜之大吉――她还要换乘呢。

桂纶镁不知道的是,在这个捷运蓝线和绿线换乘的交会点,她的命运也悄无声息地发生了转折。

几天后,她已经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,那边却一个电话打过来:试镜通过了。

桂纶镁心里没主意,稀里糊涂拉着哥哥过去。

哥哥从小心怀电影梦,看到导演易智言后双眼放光;易智言却顾不上这些,他正看着桂纶镁双眼放光。

然后,就有了《蓝色大门》里的孟克柔。

清澈的眼神,害羞的笑容,倔强的气质。

骑得飞快的单车,匆匆掠过的街景,承载少男少女的时光,让人念念不忘的夏日旋律。

处女作即爆火,桂纶镁的幸运让多少争破头也得不到机会的演员艳羡不已。

但是她轻轻巧巧放弃了台北艺大,在易智言的建议下,转而去念了淡江大学的法文系。

刚开始她怀疑这个决定,仅仅一年之后,她就沉浸在了这门语言艺术和国度里。

大三的时候,她甚至跑去法国里昂第三大学交换了一年,迷恋于文字创作,并且,彻底爱上了哲学。

拴着她和电影的线好像快断了。但缘分猜不着,永远莫名其妙。

普普通通的一天,桂纶镁又接到一个电话:“喂――周杰伦要和你说话!

搞什么?!她哭笑不得,直到听筒那边真的传来周杰伦的声音,邀请她主演他的导演处女作《不能说的秘密》。

周杰伦还说:“来我家,我讲故事给你听。听起来真是更不靠谱了。

当时周杰伦已经是很知名的歌手了,他的音乐才华无须质疑。但对于他做导演这件事,人人都是心里打鼓,一点底都没有。

可是桂纶镁不在乎啊,她常常听周杰伦的歌,轻而易举就被周杰伦的真诚打动了:

why not?试试看咯!

说起来,不知道是该感谢任性肆意的杰伦,还是洒脱随缘的桂纶镁,《不能说的秘密》横空出世后,就像一股浪潮,迅速席卷了90后的青春。

穿校服弹钢琴的叶湘伦,还有戴着耳机听音乐的路小雨。

他们四目相对的样子,她笑着对他讲出“我喜欢你”这句话,她坐在他单车后座渐渐远去的背影……

在那个年代,十台电脑里有九台的桌面都用着桂纶镁的图片;路小雨一记鬼马清新的眨眼引发无数初高中生拙劣的模仿;

大街上看到谁做作地捂着头戴式耳机,准是《不能说的秘密》后遗症还没治好。

这样飘忽的美好,青涩的心动,再也不会有了。

除了桂纶镁,无人能是路小雨。人人都想做桂纶镁,可是没人嫉妒她:谁会讨厌美好本身呢?

那一年是2007年,桂纶镁大学毕业不过两三年,已经凭借文艺、清新的脸孔,成为无数人青春朦胧的初恋回忆。

十年之后,不知道谁心血来潮,搞了个最美十大校服女神评比,民间投票,刘亦菲屈居第二。

见鬼,这样的刘亦菲诶!

仙女姐姐的粉丝们愤怒了,提着刀冲进了排行榜,想看看是谁敢比刘亦菲还清纯。

――啊,是桂纶镁。

大家默契一笑,安静退出。

生活着,文艺着

周杰伦曾经说桂纶镁是“所有男生的幻想初恋”,还半开玩笑地和她讲:“你可以永远演高中女生。”

岩井俊二用一个词语形容她:青春的朦胧

看上去,她总是恬静、温柔、规矩,却往往不按常理出牌;并非刻意叛逆,做出的决定却常常让人咋舌。

为了拍摄小众片《德布西森林》,她不惜节食半年,跟着剧组一起扛拍摄器材,足迹几乎遍布台湾所有山头。

粉丝们喜爱她的个性,称赞她是没受到娱乐圈侵扰的、独一无二的小镁。

出道18年,桂纶镁从未拘泥于任何标签,她可以清纯,也能有万种风情。

在拿下金马影后的《女朋友男朋友》中,她饰演冲动洒脱的林美宝,剃起头来毫不含糊。

《女人不坏》里摇身一变,变成性格乖张的地下乐团主唱;

《巨额来电》则挑战暴力凶狠的女骗子,明明受着伤,抬眼都是狠味儿;

而和刁亦男、廖凡合作的《白日焰火》里,她彻底打破自己过去形象,变得锐利、沉默、充满诱惑。

而在戏外,桂纶镁始终做着游离在世俗边界的“高中女生”。

文艺,旅行,读书。桂纶镁喜欢用阅读充实自己,喜欢去旅行放松心情,随性自然,说走就走。

一个人,一只包,一趟火车,一段未知的旅途

她会在凌晨四点半的埃及瑟瑟发抖,苦等两小时只为一场日出:

有时候游巴黎,有时候逛米兰,有时候又会出现在厦门的清晨,笑容灿烂地和大家问好。

她还会随手分享身边事,也许是一株长势喜人的植物,也许是一份早餐,也许是可爱的狗狗“阿默”,也许是偶然遇见的彩虹。

对于桂纶镁来说,旅行不仅意味着一段途中的风景,也是和内心、和自我对话的过程。

五六年前的一次采访里,她依然坚持:“30岁是女性最美好的年纪,有非常成熟的思想,有很好的身体状态,应该好好的去玩,去旅行,去爱自己。”

她擅长通过旅行找寻自己,也曾跨界办展览思考人生。

台北艺术馆展出过一件她的艺术作品,《恐惧》。

一台电视机,画面上是素面朝天的桂纶镁。观众在小屋子里看她,而对面墙壁上,有摄影机同步捕捉着观众脸上的喜怒哀乐。

双向的注视与窥探――“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。”

而在感情上,她向来洁身自好,甚少有绯闻,更是反感炒作。

爱上比自己大17岁的男人,相恋14年。她看似“飞蛾扑火”,是愿意付出一切的热烈性格,却并不迷失其中。

就像她喜欢的于佩尔伏、波娃一样,桂纶镁也始终有着明晰的自我。

“女孩子不需要化很浓的妆,或者穿漂亮衣服去吸引别人,而是找到自己最特别的部分,重视它,保护它。可能别人因此对你产生好感,也可能不,但无所谓。

桂纶镁像每一个少年时的梦。

史航用过一个很文艺的形容:“她的心在远方,而且让我们也爱上远方。”

从17岁到35岁,她还是笑得那么美,却变得更悠然,也更从容了。

就像她曾经说过的那样:“若生命无可预测,那么先关照自己。所以桂纶镁选择热烈绽放生命,肆无忌惮地过活。

拥抱自由,寻找自我,享受简单的快乐。去体验,去突破,去打碎一切,再生出新的创造力。

初恋桂纶镁,永远17岁。

部分参考资料:

[1]《桂纶镁:完美女生渴望蜕变》,南方人物周刊专题

[2]《陈奕迅桂纶镁:我们都是对爱主动的人》,网易娱乐专访

[3]《桂纶镁:周杰伦要我去他家听故事,我吓蒙了》,新浪专访

[4] 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《蓝色大门》《不能说的秘密》等

[5] 微博@桂纶镁

部分图片 / 网络

责任编辑 / 金田二

编辑 / 屁屁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