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《吹哨人》票房惨败,谁是第一责任人?

《吹哨人》票房惨败,谁是第一责任人?已关闭评论

作者|顾 韩

编辑|李春晖

集齐薛晓路、汤唯、雷佳音和过亿投资,事先谁能想到《吹哨人》会输得这样惨。

2019年最后两个月,一批大大小小的华语类型片冒了出来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和《吹哨人》在12月6日同日上映,同台竞技。
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导演刁亦男上一部影片是票房将将突破1亿的冷门佳作《白日焰火》,本片首次亮相也是在海外的戛纳电影节,足见其文艺片定位。

《吹哨人》导演薛晓路则执导过票房大获成功的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系列。《吹哨人》的女主也还是《北西》系列主演,汤唯本唯,男主则是这两年颇有热度的雷佳音。

按以往经验来看,文艺片在票房方面往往没什么优势。然而凡事无绝对,上映7天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票房已经突破1.75亿,《吹哨人》票房终于过了4500万。

不仅影片票房口碑双扑,《吹哨人》原本风评不错的两位主演也遭遇反噬。汤唯是演技与选片眼光遭质疑,雷佳音则是戏外翻车,一夜之间从“油腻萌”被打回了“油腻”。

《吹哨人》,这到底是怎样一部神奇的片子?

《吹哨人》到底是讲啥的?

“吹哨人(Whistleblower)”一词来自西方,指冒着个人风险揭露真相,对企业或组织内部的违法行为进行举报,以维护法律法规和公众利益的人。

《吹哨人》讲的就是雷佳音所扮演的海外华人马珂意外卷入阴谋,选择追查真相、维护正义的故事。影片结尾还特意加上了对“吹哨人”的科普、包括对时事的响应。

当然,这个概念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太陌生了。很多网友表示,光看片名根本不知道是讲啥的,还以为是体育片。

在相关采访中,导演薛晓路说,自己是在2009年有了创作这样一部影片的想法。当时一份海外受贿的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,之后她不断搜集资料,甚至采访到了FBI和一些美国私人调查公司。她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了内部举报者、也就是吹哨人这类人物,以及他们在调查中起到的重要作用。

事实上,近几年国内有许多类似的事件,普通人实名举报或者借助互联网发声,引发或推动调查,对抗某些“庞然大物”。在理想情况下,《吹哨人》对标的应该是《我不是药神》、《少年的你》这类现实主义类型片,有非常明显的话题植入

可惜,从成片看来,现实主义成分被淹没在了薛晓路的“类型片野望”之中,整部影片要素过多,让人难以入戏。

本片与《北西》系列共同组成“海外叙事三部曲”,事发是在澳洲、追查是在非洲。海外环境本就离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太远,再加上演技参差的老外、满嘴Chinglish的雷佳音、廉价的质感,实在难以令人严肃对待。

说它是现实主义惊悚片,它太商业。即便导演刻意要求将动作戏设置得“笨笨的”,要像普通人而不是007,整体看来还是很拧巴。

汽车追逐、街头枪战就不说了,汤唯在非洲顺手炸了个工厂,撞车之后雷佳音还能全身而退。最后为了让雷佳音潜入某活动讲出真相,几个亲朋好友、老头老太太各显所能,手法突然变得很像特工片。

但很明显,导演又不甘于只做爆米花性质的商业片,而是把雷佳音与汤唯设定成前任的关系。天雷勾动地火,就此行差踏错,借此挖掘人性,探讨大局与私德。

可结果却是大量感情戏拖慢了节奏。汤唯又演了一次悲情小三,雷佳音又演了一次婚内出轨。但是在当前这个舆论环境下,让观众怎么理性看待、怎么共情、怎么关心这样两个“渣男女”的生死安危呢?

另外,影片对作为受贿一方的国内某集团着墨不多,有形的反派均是土澳资本主义黑恶势力,最终从天而降主持正义则是杨立新扮演的某华人部长。

反腐的立意放在国产片中是可以夸一句“敢拍”的,但如果放在欧美或隔壁韩国的同类作品中,那,戏剧张力还是先天不足的吧。

排片输了,宣发飘了

当然,就算片子本身不行,天时地利人和有时还是能骗进来一些观众的,但《吹哨人》也没有那么幸运。

同档期对手强劲,同日上映的除了胡歌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还有好莱坞大片《勇敢者游戏2》,想看喜剧有葛大爷的《两只老虎》,想看悬疑有高口碑的《利刃出鞘》。

排片情况已经为票房惨败埋下伏笔,《吹哨人》首日排片占比仅15.2%,低于《勇敢者游戏2》的31.9%和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26.9%。票房失利之后,排片更是大幅下跌,翻身无望。

排片除了与发行方有关,也与影片的预售情况息息相关,与好莱坞大片相比同样不占优势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正是靠出色的预售表现逆袭的。在同档期影片中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定档早(8月即宣布定档),预售开启也早。

从主演角度看,汤唯一直是遥远神秘的文艺女神,婚后更是减产。雷佳音则是在互联网时代翻红,大众好感确实有,但实际票房号召力存疑。两人在线下观众中的影响力未必比得过胡歌。

当然了,胡歌也是由电视剧转战电影没多久,但毕竟对于现在的消费主力――90后、00后来说,已经可以说一句是看着胡歌的剧长大的,情怀好感是实打实的。

11月6日,《南方车站》预售刚刚开启的时候,曾经有过胡歌拒绝粉丝集资为新片应援的报道。

从结果看是拒绝了粉丝包场,让市场来决定。但这恰恰提醒我们,胡歌在转型成低调实力派之前,是有过很长一段偶像小生时期的,粉丝群体成熟稳定,有组织有行动力(不集资就没法应援出力了吗?天真!)。

刷屏控评谁都烦,但不可否认的是,粉丝出力已经成为影片宣传预热的重要一环,这可能也是《吹哨人》欠缺的

官方层面的宣发,很显然,《吹哨人》也没做到位。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自戛纳亮相以后便有节奏地刷着存在感,《吹哨人》是临上映不久才加紧宣传。

但说实话,《吹哨人》的立项发布要比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更早也更隆重。但宣发不够亲民,大大小小节啊奖的跑了不少,但观众顶多只知道汤唯和雷佳音一起演了个片。但具体讲的什么,不知道。

上映之后,宣发似乎也没有第一时间结合内容去做,而是主打女导演驾驭动作片大场面、电影工业化更进一步等行业角度。

当然了,这片要想亲民又能怎么亲民呢?大家一起忆往昔、聊前任,来一次人性大拷问么?

旧女神幻灭、新流量翻车

关于《吹哨人》的投资,有说1.5亿的,有说2亿的,鉴于影片又要爆破又要追车,还有大量跨国取景、海外团队参与拍摄的戏份,哪种说法为真硬糖君都不会奇怪。但不管哪种为真,现在看来都很难回本了。

《吹哨人》票房惨败,要不要归咎于主演呢?硬糖君倾向于没必要,影响因素多种多样,但影片的失利确实暴露出了一些东西。

汤唯,1979年出生,2004年出道,2007年出演李安的《色・戒》广受关注,后凭电影《月满轩尼诗》(2010)、《晚秋》(2012)、《黄金时代》(2014)频频提名获奖,被许多影迷奉为女神,其人也一直比较低调,与大众保持着距离感。

然而,2018年年初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把文艺片当爱情片营销,最终货不对盘骂惨,可能连带着新一代观众对文艺片、对汤唯都产生了点PTSD,或许也是舍《吹哨人》而选其他的原因之一。总而言之,女神的处境也不容乐观。

汤唯未来的存货仅有一部古装大剧《大明风华》,早已拍完,档期一推再推,最新消息是12月17日将接档《鳄鱼与牙签鸟》登陆湖南卫视黄金档。是二连扑还是成功翻盘,有待进一步观察。

雷佳音,1983年出生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,在影视剧中的首个高光时刻大概是被宁浩选中,担当新片《黄金大劫案》的主演。再次得到大规模关注已是五年后,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热播,他是“丧萌”渣男陈俊生。同期路阳的《绣春刀2》上映,像第一部的周一围一样,他的角色也是亦正亦邪、吃相出众,不趟男欢女爱的浑水,很是讨喜。

角色的影响加上东北人天生自带喜感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要梗有趣,哪怕是营销,大部分网友也是买账的,甚至还有美妆品牌找他带货。其影视资源也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,拿下大IP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、出演了卫视综艺,目前的存货还有路阳的《刺杀小说家》、影版《古董局中局》和张艺谋的《坚如磐石》(网传)。

对于雷佳音来说,《吹哨人》的失利不在戏里,反倒在戏外。

首先是直播中的发言惹恼了大量女性网友,致使路人缘垮塌,一举一动皆变味,现有的人设和运营路线怕是维持不下去了。

其次,票房的失利令其人气遭到质疑,从“翻红实力派”变成了“营销咖”、“资源咖”,提醒我们即便是非鲜肉型流量,也存在注水的可能和打假的空间。

不过,单从演员角度讲,雷佳音的业务能力和工作态度还是经得起考验的。或许这件事意味着,是时候结束这场消费与被消费的人设营业,调整节奏沉淀下来了,或许还能等到下一个轮回。